粥粥

花吐症是病,得治(End)

真是唯有爱和咳嗽是忍不住藏不住的啊哈哈哈

一个圆圈的圈:

【科普】花吐症,具体特点为: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所暗恋之人也喜欢自己,并且与其接吻,吐出花朵后痊愈。


----------------------------


-壹-


陈伟霆第一次见到赵丽颖的时候,她正蜷着腿坐在医院病床上,窗外绿色一片,诗情一下子就涌上了心头。


一旁的护士照例围在一块儿不知在议论些什么,叽叽喳喳十分热闹,其中一人看着陈伟霆有些虚了的眼神,了然的笑了笑:“陈医生,那是新来的病人。”


“什么病?”


“咳嗽,停不下来。”


陈伟霆有些不懂地轻轻咳嗽了两声:“那不至于住院啊。”


那护士顿了顿,小心翼翼地凑了过来:“顺便还有点妄想症。”


“怎么说?”


“那姑娘说,自己咳出来的不是血,是花。”


他心里一惊,抬首望去时恰对上她的眼,一闪而过的惊讶,却又瞬间隐去。


于是他不自主的向着病房里走了几步,直到站在她的病床前。


赵丽颖感受到身边那渐渐笼下来的阴影,弯了唇对上他的眼,湿漉漉的眼带着些清纯,带着些狡黠,又藏着丝犹豫。


“你,见过我吗?”他的嗓音沙沙的,低沉而又内敛。


她却突然念起他名牌上的名字,淡然的,从容不迫的。


半晌后,他任着她将他胸前歪斜了的钢笔板正。


“如果你见过我,你要对我负责吗?”


同房的病人们陆续散完步回来,他愣愣地瞧了她许久,直到她双颊微红,眼神躲闪着重新转回窗外。


轻轻拂动的柳絮依旧左右摇晃着,像极了他渐渐加重的心跳。


一下、一下、和着她眨眼的频率,美好而又陌生。


 


 


-贰-


赵丽颖的病似是无关痛痒一般,每日里晃荡在医院住院部的每一处,光裸着脚踝奔跑着,细白小腿微微露了出来,扰了他的思绪。


陈伟霆长得好看,医院里追他的小姑娘也不少,每次他巡诊时总是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两三个,像个小尾巴似得。


赵丽颖原先并不知晓,到后来摸清楚规律时便也跟在那两三个小护士后面,兀自笑得开心。


医院阴冷,她的病号服单薄,领口间露出的锁骨总是泛着红,陈伟霆看着心痒,便顿住脚步看了眼她。


“我要巡房,你一个病人总是跟来跟去做什么?”


她委屈着指了指她身旁低头站着的其他几个小护士:“她们不也跟着吗?”


“她们要工作。”


赵丽颖故作无辜的摆摆头,想要说话时却突然咳嗽起来,喉咙似是被什么堵住一般,痒痒的。


陈伟霆见她憋红了脸,赶紧快步上去捏住了她的肩膀,另一只手轻柔的拍着。


她却突然变戏法一般从手间变出一朵花来,淡淡的粉丝从花蕊处泛出来,像极了她乖巧的模样。


“喏,送给你。”


他皱了皱眉:“回病房。”


“他们都跟着,为什么我不能跟。”


一旁站着的护士都觉得有些尴尬,看向两人的眼神中便带了些恼意,最后还是退后几步各干各的事去了。


“他们是在工作。”


“你不知道吗?她们都是喜欢你才跟着你乱跑的。”


陈伟霆气结,拿着垫板的手微微发热,出了细细密密的一层汗。


“谁和你说的,她们喜欢我。”


“我说的。”


他斜眼看她,眼中满是打趣的意味,似是要将人欺负到无话可说。


却未曾想到赵丽颖突然将手上的花别到了自己别钢笔的口袋旁:“你看,我喜欢你,我就天天跟在你身后。”


他被她眼中的真挚打动,下意识摸了摸鼻子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她却又不依不饶地往前走了一步:“医生,你不知道,我来这儿,住在这儿,花了这么多钱,这么多时间,就是等着你来治我的。”


 


 


-叁-


腿上摊着本不知名字的书,眼神却放空着望向远方,扎起的马尾被风吹得晃荡着勾上她的耳尖。


陈伟霆看着恬然坐在医院公园长椅上的赵丽颖,紧崩的思绪也渐渐松散开来。


他正想上前,那人却突然转头眉眼弯弯望着自己笑了起来:“陈伟霆,我等你来找我,好久啊。”


他迈步上前在她身边坐下,身上一股药水的味道,她却嗅上了劲儿,皱着鼻子左拱右拱的。


“陈伟霆,你知道花吐症吗?”


“你是说……”


“恩,我咳嗽总是吐花,虽然好看,可是真的太吓人了。”


陈伟霆摇摇头:“你是压力太大了。”


“你也不信吗?”她的嘴角依旧弯着,“说起来,陈伟霆,你是不是上过电视?”


“恩。”他突然想起前段时间受邀在A大作的讲座,的确是被直播了。


“我就知道那是你。”


她的表情一下子生动起来,连眼角也染上了笑意。


“你长得那样好看,我总是不会认错的。”


“哦?”


“你的好看,都好看到我心里去了,我怎么会认不出来。”


她的话语总是直截了当,却又实实在在戳在人的心头上,让人痒痒的,又带点痛意,有点破土而出的意味在里面。


他还想说些什么,她却又突然弯了背咳嗽起来。


微风吹过,陈伟霆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变得奇妙起来。


因为,他的的确确地看见,她捂着嘴的手上,渐渐被什么东西盈满,最后陆陆续续有淡粉色的花瓣从她指间钻出,卷着他的心绪随风飘远。


她抬起头看他,鼻尖通红:“医生,我生病了,要医生亲亲抱抱举高高才好。”


 


 


-肆-


陈伟霆最近白天都在坐诊,少了些时间在住院部呆着。


赵丽颖有些忍不住,便也跟去,每天和护士们坐在一起,指着门口挂着的陈伟霆的名字摇头晃脑的。


她的花吐症依旧没治好,总是一咳嗽就停不下来。


她使坏,把每次咳嗽出来的花都攒在一起放在她带来的小包里,等积满了就趁着没人,飞快地跑进他的办公室里往他桌上一倒。


一瞬间一房间的粉红,陈伟霆恼怒着想要呵斥她,可那人早已不知何时躲在了门后探着头缩着脖子一副满含歉意的模样,眼底却是挡不住的得意。


陈伟霆闭了闭眼,将心底那股燥意压了下去:“胡闹!”


赵丽颖抿了抿嘴:“你说得对,就是胡闹!”


门外看戏的护士们见了觉得好笑,像模像样地替人训斥了一番后指了指门上挂着的名牌。


“你看这是什么?”


本意原先是想告诉赵丽颖,这本就是看病的地方,再怎么熟悉他陈伟霆还是个医生,玩不得。


却未想到赵丽颖端端正正地念了遍“陈伟霆”的名字后,突然又“咦”了一声。


陈伟霆知她的性子,肯定又留了什么悬念。


果然,她拍了拍脑门。


“巧了巧了,这名字和我未来老公的一模一样。”


房内一瞬的安静,护士们尴尬的干笑着拍了拍赵丽颖说她真会开玩笑,顺便都偷拿了眼去瞧陈伟霆,却没想到他全然没有否认,只是指了指赵丽颖。


“看着点她,别让她胡闹了。”


 


 


-伍-


或许是赵丽颖实在闹得太厉害,最后陈伟霆终于忍不住进了她的病房找她谈话。


彼时,她正无聊的吞下最后一口西瓜,见他来势汹汹,便正襟危坐地看着他朝自己越来越近。


“怎么了?”


“你可以出院了。”


“可我病还没治好呢。”


陈伟霆看了眼她红光满面的模样,揪了她放在床头的小镜子给她:“你哪像个生病的人?”


赵丽颖撇撇嘴:“我的咳嗽是没治好啊。”


“……”陈伟霆沉默片刻,将她从床上拎了起来,和自己对视:“所以我现在来给你治。”


赵丽颖半跪在床上,看着他愈来愈近的脸,突然就结巴起来:“你知……知道怎么治吗?”


“嗯?怀疑我的医术?”


“不是,这个亲吻……也……”


话说到一般,喉间的痒意又上来了,赵丽颖扑腾着想要他放掉按在自己颈后的手,却没想到他反而又使了几分力,唇上蓦地多了分凉意。


他的吻不含情欲,只是轻轻覆在自己的柔软之上,呼吸间还带着些薄荷的清新,柔软而又诱人,末了,他还在自己唇间轻咬了一口。


分离后,陈伟霆看了眼依旧朦胧着的赵丽颖,突然就笑了。


“怎么样,还难受?”


她闻言,正要作势将刚才被他硬生生逼回去的痒意咳出来,却突然发现喉间一甜,再张嘴时却有一朵完整的,带着叶子的花被咳嗽出来,比以往的更为鲜艳,更为生动,也更为完整。而她再要咳嗽时,却再无痒意。


赵丽颖愣愣的看着他,却突然听到房内脚步声渐重,是新上班的张医生。


那男人见两人面对面对视的模样有些古怪,皱了皱眉看向陈伟霆:“陈医生,你不是今天请了假说要去接家属出院的吗?”


赵丽颖一惊,这才发现陈伟霆今天穿的是一身休闲装,而非常见的白衣。


手上一热,他的手不知何时和自己的交握着。


“恩,所以说,我正在接她出院,只是她好像,不太愿意。”


“恩?”“不!我……我是要走的。”


张医生惊讶的声音和她的急切同时而起。


赵丽颖有些不好意思的抬头,对上他的眼,那一双幽深的眸子里如今全是自己。


“那你出不出院?”


“出出出!”


“你怎么……”


“不巧,我未来老婆的名字也和你——重名了。”



评论

热度(251)